骚的软件

2020年8月15日 | By admin | 0 Comments

  “好漂亮。”叶清瑶拿起短笛,爱不释手。

  这短笛通体玲珑剔透,入手微凉,笛身雕刻兰花图案,不过寥寥数刀,却勾勒的惟妙惟肖。

  君陌尘的长笛和她的材质一般无二,唯一不同的是比她的长一些,笛身雕刻着三两枝青竹。

  “这是……白竹玉,听说是做笛子最好的玉,不过中原很少能见,公子你是在哪找到的?”叶清瑶拿着玉笛,欣喜道。

  君陌尘抿唇,“你以前不是叫我夫君?”

  “那是因为要保密你的身份,叫你名字和公子都不便,这才……”叶清瑶咬唇,“如今真真他们都已经知道你的身份,不必掩饰……”

  君陌尘拉住她的手,清凉的眸光看着她,“不要改口了。我很喜欢。”

  “你……”叶清瑶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他是什么意思,俏脸不由一红,低垂下头小小声嘤咛,“是,夫君。”

  “在漠北寻你的路上,无意间发现白竹玉,知道你爱短笛,所以我做了两支玉笛。”君陌尘看着她良久,说道,“你我相识至今,我还没送过你东西,很是惭愧。玉笛,你喜欢吗?”

  这是,定情信物。

  成亲,他都未曾送她,但是如今,却送她。

  只不过,叶清瑶却没懂,他送玉笛的心意,只是心底满满都是欢喜,“很喜欢。这是我收到的最喜欢的礼物,我以后会贴身带着,寸步不离。”

   荒原中静静伫立的黑长直高冷女孩

  “我也是。”君陌尘见她笑的如此欢喜,自己也笑了。

  叶清瑶看了看他手中的长笛,又看了看自己的短笛,不知怎地,满满的幸福感。

  公子他这算是喜欢和自己在一起吧?

  真好真好。

  远处,卫霍和池音铃并肩而坐。池音铃两手各拿了十几串羊肉,吃的满嘴油光,看见旁边心不在焉的卫霍,清了清嗓子:tqR1

  “我说你这人怎么这么怂包?你为了找她跋山涉水,这好不容易找到了,一句话都没说。都没多问几句。你就不想知道她离开之后发生了什么事?不想知道她怎么会和君陌尘在一起?傻愣愣坐这干什么。”

  卫霍抬头看了她一眼,平淡说道,“不想。知道她很好就行。”

  “那你千里迢迢找她,到底图什么啊?”池音铃啃着羊肉串说道。

  卫霍看了一眼远处正和君陌尘说话的叶清瑶,收回视线,“什么都不图,只是看她一眼。”

  他还是那个卫霍。

  从江州到京城,从京城到漠北,走了几万里,只为见你。

  “你这样,是追不到姑娘的我跟你讲。”池音铃吧唧嚼着羊肉串含糊不清说道。

  卫霍嗤了一声,低下头看着火光,“我又没想追到她。”

  “你就只想这么看着她?守着她?可是,你这是何必呢?”池音铃似懂非懂。

  卫霍剑眉微挑,“做事随心就好了。不问结果,不求退路。”

  “说得好!你们江湖中人都这么潇洒?”池音铃搁下手中的肉串,也不顾自己两手油,拉起卫霍说道,“你看他们载歌载舞多欢乐,走,咱们也去跳舞!”

  卫霍一脸嫌弃地抽出自己被她弄的油腻腻的手,“不去。”

  “喂,是不是亲人啊?我都陪你在漠北走了这么久,让你陪我跳个舞都不去?”池音铃柳眉倒竖,把自己油油地双手在他衣衫下摆蹭了蹭,笑眯眯说道,“这下干净了,不嫌弃我了吧?走!”

  说着,一把拉起卫霍。

  卫霍看着自己身上的油渍,抽了抽嘴角。我怎么就摊上这么位大小姐?

  篝火营地里,留下一串串银铃般的笑声。

  ……

  京城。

  又是一场大雪。

  皇甫宸站在院子里,落雪纷纷,红梅开得正好,只是院子里空寂,连梅花都看起来更寂寞。

  一袭长裙的女子撑着油纸伞走来,伞举在他的头顶。

  “你来了。”皇甫宸没有回头,淡淡说道,“明天就是正月十五,都安排好了吗?”

  长裙女子嗯了一声,“明日之后,凤凰宫自是如王爷所愿。”

  皇甫宸这才转过身,拿起她手中的油纸伞,神色淡漠,“辛苦你了。趁叶慕兮不在京城,此事,不容有失。”

  “分内之事。”长裙女子低眉道。

  白雪皑皑,红梅艳艳,伞下的两道身影,恍若一对璧人。

  正月十五元宵节,猜灯谜,闹花灯,家家户户喜上街,吃汤圆,人团圆,团团圆圆又一年。

  刚过了年关的京城一片喜气洋洋。

  朝凰四宫为了庆元宵,都各自做了不少花灯,那上元河,更是被达官贵人的花灯船塞的满满当当了。

  街上人声鼎沸,船上也是灯火通明。

  陆清明被几个同僚拉着去游花灯船。

  “清明兄,你可是去年的状元,猜灯谜应该难不倒你?我去年就来猜了,可惜才华不够,今年拉着你来,争取拔个头筹。”一袭锦衣的青年人笑道。

  他是京城的公子哥之一莫悠然,家世非凡,不涉党争,又和陆清明是同僚,一来二去就相熟了。

  虽然他名字很悠然,但人却很不悠然,是个好玩乐的公子哥。

  “悠然兄,在下对花船真没兴趣。还是你们去玩吧,我随便逛逛好了。”陆清明一脸尴尬。

  莫悠然挤眉弄眼笑的一脸荡漾,“清明兄,你可是美人阁的常客,怎么,瞧不上花船的姑娘?我跟你说,那花船上的美人,可真不比美人阁的姑娘差。”

  陆清明顿时百口莫辩。他经常去美人阁和红嫣接头,倒是被误会成了流连风月。

  “就是你真瞧不上,等会猜灯谜,帮帮哥们嘛。那花魁,我可是肖想已久,今晚谁灯谜猜的最多,就能和她共度良宵……”莫悠然叹了口气,“如此美人,清明兄,我可就全靠你了。”

  陆清明盛情难却,几人正熙熙攘攘往花船里走,突然有人惊叫道:

  “失火了!”

  “哪儿失火了?”莫悠然是个爱凑热闹的性子,当下眺望,就见一艘花灯船,已经全部烧了起来。

  “这么大的火,船上也没看见有人喊救命,是个空船?”莫悠然自言自语。

  陆清明摇摇头,“如果没人,船怎么开到这里来?应该是人已经跑出来了。这是谁家的船?”

  “这个好像是凤凰宫的吧……”骚的软件